分享到:

李雪健:既要做合格的黨員又要做合格的演員

李雪健:既要做合格的黨員又要做合格的演員

2021年07月03日 00:32 來源:北京青年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李雪健:既要做合格的黨員又要做合格的演員

  百年藝新風

  在9500多萬名中國共產黨黨員當中,文藝工作者是一個特殊而引人矚目的羣體——“文藝是時代前進的號角,最能代表一個時代的風貌,最能引領一個時代的風氣。”七年前,在與文藝工作者座談時,習近平總書記這樣定義文藝工作的特殊性和重要性。

  欣逢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,本報策劃推出“百年藝新風”專欄,採訪一批文藝工作者代表——他們當中,有黨齡47年的表演藝術家李雪健,有18年黨齡的青年歌手陳思思,還有話劇表演藝術家濮存昕、越劇表演藝術家茅威濤,以及著名演員林永健、丁柳元……

  無論他們演繹過多少角色,但有一個共同的底色——中國共產黨黨員。正因為這樣,當30年前憑藉《焦裕祿》攬獎無數時,李雪健説“苦和累都讓一個好人焦裕祿受了,名和利都讓一個傻小子李雪健得了”,為此,他選擇了更“玩命”般的付出;正是因為這樣的底色,陳思思常年以天為幕、以地為台下基層演出,“也許在名利上犧牲了一些東西,但是你獲得了另外一種精神層面上的滿足感”;正是因為這樣,2020年,作為放映隊隊長,林永健帶着一眾演員前往雲南騰衝、寧夏銀川、河北阜平等十省貧困地區,為鄉親們露天放電影,助力脱貧攻堅,“從自身做起,慢慢影響身邊的人,以至周圍更多的人,把他們團結起來,工作就好做了”……

  從今天起,聆聽他們的入黨心路,感悟他們引領風氣之力,與他們一道,不忘初心與使命,獻禮建黨百年。

  一襲白衫配着黑色馬甲,揹着“為人民服務”的小書包,67歲的表演藝術家李雪健帥氣地出現在北京青年報記者面前,謙遜的笑容經年未變。接受採訪,李雪健老師也像是拍戲一樣敬業,對於每個問題認認真真地回答,細緻的描述,生動的表情,瞬間會把記者帶入充滿畫面感的情景之中,那是他一路走來的“人生戲份”。李雪健笑稱演戲與採訪兩者是“不二”之事,他與記者們是同行,“我在銀幕上塑造人物的內心,你們則是通過採訪來捕捉人物的精神。”

  為了接受北青報記者的七一專題報道採訪,正在雲南拍攝節目的李雪健6月24日專程回到北京。第二天,他還要趕往河南蘭考縣,那是焦裕祿書記的故鄉。1990年,李雪健以忘我般的投入,用焦書記無私奉獻的精神點亮中國,並憑藉此片獲得“金雞獎”“百花獎”雙料最佳男主角。然而,李雪健謙虛的話語卻再次讓觀眾感動,他説:“苦和累都讓一個好人焦裕祿受了,名和利都讓一個傻小子李雪健得了。”

  這些年來,李雪健老師每塑造一個人物都要達到“極致”,他的誠摯內心和精湛演技使得他深受觀眾喜愛,獲得了諸多獎項。而為了償還觀眾給予的這些“恩寵”與榮耀,他則更“玩命”般的付出,以對得起自己的良心,對得起他為自己立下的“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”的人生守則。

  追溯自己表演的奠基禮,李雪健想到的是當兵時在銀幕上看到的熠熠生輝的共產黨員形象,是這些英雄人物給他上了神聖的一課。如今,李雪健已經是一位有着47年黨齡的老黨員,他從未忘記要通過優秀的藝術作品來堅守信仰,為之燃燒生命、傾獻靈魂。

  47年前入黨

  第一時間與母親分享喜悦

  北青報:為了慶祝建黨百年,您最近在忙什麼?

  李雪健:中央電視台日前策劃了一個“重走拍攝路”的專題節目,我演的《焦裕祿》《楊善洲》都被列入其中。重走這些影片的拍攝之路,也是重走這些英雄走過的路,非常有意義。我剛從雲南保山市施甸縣回來,去了楊善洲老書記的老家、善洲林場以及由旺古鎮等地,重温了當年拍攝《楊善洲》的點點滴滴。

  再去拍攝地,最讓人激動、震撼的是現在的變化:《焦裕祿》是30多年前拍的,《楊善洲》是10年前拍的,重新回到那裏,發現其發展之快、變化之大,真是翻天覆地。吃水不忘挖井人,慶祝建黨百年,也要紀念焦裕祿、楊善洲這種堅守共產黨員無私奉獻、鞠躬盡瘁、畢生忠誠於黨的事業、心繫羣眾的高尚品德。

  北青報:您還記得自己入黨的過程嗎?

  李雪健:我1970年中學畢業,去了貴州的一個電子廠;1972年年底應徵入伍,到雲南成為第二炮兵的一名士兵,現在叫火箭軍。1973年,我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,開始學習黨的知識,包括《共產黨宣言》《論共產黨員的修養》等。那是一個學習英雄、爭當英雄的時代,學習的是平凡中見不平凡的雷鋒;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王傑;為人民服務的張思德;國際共產主義戰士白求恩;寧肯少活20年,也要拿下大油田的王進喜;心裏裝的都是人民,唯獨沒有自己的焦裕祿,還有黃繼光、邱少雲、羅盛教、歐陽海、保爾·柯察金等。

  那時看了很多電影:《英雄兒女》裏喊着“為了新中國,向我開炮”的王成,以及《董存瑞》《江姐》《上甘嶺》《南征北戰》等電影裏的英雄人物,對我的影響很深。

  1974年,我成為一名預備黨員;1975年3月8日,我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。入黨儀式是在一個小禮堂舉行的,新黨員宣誓,老黨員重温誓言,很莊嚴。從此,我就有了人生信仰,算到現在,已經47年了。

  北青報:入黨過程中您最難忘的事情是什麼?

  李雪健:入黨那天是3月8日國際勞動婦女節,我宣誓以後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趕快給我的媽媽發電報——她是個老黨員。我告訴她,我已經正式成為中國共產黨黨員。我相信媽媽在接到電報的那一刻一定比我還高興、還激動。

  每一個角色不管大小

  都要問自己盡力沒有

  北青報:入黨對您的藝術創作或者藝術生涯有什麼影響?您對自己的藝術創作或者藝術工作有什麼自我要求或者自我約束?

  李雪健:“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”是黨的宗旨。完成這個宗旨,首先要把本職工作做好。演員是我的職業,我還有一個身份,就是共產黨員。所以,我既要做合格的黨員,也要做合格的演員。演員是文藝工作者,是心靈的工程師,要為觀眾提供精神食糧。我作為演員,要完成角色的創作,要為角色下最大努力,要吃苦在前。每一個角色不管大小,都要問自己盡力沒有。

  演員這個職業最幸福的就是創作過程,演一個人就像活過了一個人,演一百個人就像活了一百回,活的過程是最幸福的。我1968年開始做業餘演員,1977年成為專業演員,也算是經歷了中國影視行業的發展。最近10年,國家進入新時代,民族強大,變化更是翻天覆地。作為中國人,我感到自豪幸福,更要珍惜今天,感謝黨。通過演戲,我對歷史接觸很多,咱們國家走下來,真的太不容易了。前幾天,中國的神舟十二號載人飛船發射成功,中國人首次進入自己的空間站,前些年你敢想嗎?不敢啊,那是做夢啊——以前説起月亮,就是牛郎織女天各一方。

  北青報:在文藝領域內,您最敬佩的共產黨員是誰?

  李雪健:一方面,我受電影、舞蹈、京劇等藝術作品中共產黨員的角色影響很大;另一方面,在我的職業生涯中,有兩個故事讓我深深銘記:第一個故事發生在1975年左右,我在雲南當兵時,有一個戰士雜技團來慰問演出。那一天,部隊特許我們裝着自己種的瓜子花生,可以一邊看演出、一邊嗑瓜子吃花生,感覺就像是過年了。然而,演出的條件很差,營地在山溝裏,舞台在河邊,是用石頭壘起來的,風大得超乎想象。一位女戰士在表演高台單車時,被風從高台上颳了下來,戰士們趕快拉保險繩,雖然起到了一點作用,但還是讓這位大姐摔了。大姐接過我們遞過的茶缸,喝下一口水,吐出來紅色的血水;再漱一次,依然是紅的。我們立刻要送她去醫院,她卻推開了所有人,返身上了舞台,重新演完節目,才被送去衞生隊。戰士們目送吉普車走遠,隊列安靜得沒有一點聲音,很多戰士都在默默流淚。什麼是藝術?什麼是文化藝術和人民的關係?我長時間心裏想着這位大姐所給予的答案。

  還有一次是電影《焦裕祿》獲獎時,孫道臨先生頒獎。我聽説他很喜歡《焦裕祿》,就給他寫了一封信。他很快就回復了,在信中寫道:“看你演的焦裕祿,覺得你設想得很細緻,表達人物在不同情境下的思想感情,可見你的功力和技巧。但是我覺得更重要的,是你用自己的一片誠心和整個靈魂統帥了你的設計和技巧,因此才能如此震撼人心,傳達出這樣一個純淨忘我的境界。某些炫弄技巧,展覽個人‘魅力’,以至扭曲自己生命的表演者,看到你在《焦裕祿》中的演出,應當會感到慚愧的吧,你走的是一條康莊大道。來信説你付出的少而得到的太多,我想説這話也是源於一個藝術家的良心。但是,我相信你會把所得到的一切轉化為前進的動力,繼續在這條康莊大道上堅堅實實地、一步一個腳印地走下去;我相信在這條康莊大道上,你不會缺少你的同志和朋友。”

  這封信寫於1991年,到現在我仍經常讀。這兩個故事,都讓我懂得了表演的神聖,每一部戲,都要儘自己最大的努力。

  不考慮身體等客觀條件

  想演南仁東、黃大發

  北青報:作為從業者,作為一名黨員,為了本行業的健康發展,您個人有哪些建議與意見?

  李雪健:把我們自己的本職工作做好,做出精品,深入生活,紮根人民。文藝工作者,應該牢記創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務,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,要靜下心來,精益求精搞創作,把最好的精神食糧奉獻給人民。我們要把習總書記對文藝工作者的厚望牢牢記在心上!

  我們在30多年前拍《焦裕祿》時也有心理包袱,那時候,經濟開始迅速發展,流行文化正在興起。當時覺得這部電影可能只有黨員會看,沒想到,上映後掀起了觀影熱潮。這説明時代在呼喚焦裕祿精神,人民在呼喚焦裕祿精神。今天,主旋律電影已經是熱火朝天,動輒幾十個億的票房了。中國電影發展這麼好,我們更要保持清醒的頭腦,把影視文化從高原走向高峯,從電影大國變成電影強國。想把電影做好,不玩命做哪行?為什麼説《英雄兒女》那些老片子是無法超越的,因為那些老演員是經過那個時代的,真正經歷過苦難,是拿生命在演戲。

  我們的影視作品,就像是撩開祖國母親的面紗,撩開之後發現也許有未乾的眼淚,有傷疤,有深深的皺紋,但是,那也是我們的母親啊。我們的今天來之不易,每個人都應該珍惜,我們的媽媽對我們有恩——這個恩你是報不完的,絕不能真善美假惡醜混淆了。

  北青報:除了焦裕祿、楊善洲等經典角色外,您還想演哪些黨員?

  李雪健:有很多人都想演,但是要考慮自己的能力和身體條件,既要挑戰又要適合自己表演的角色才行。如果因身體條件完不成,演到一半演不下去,會害人家。

  北青報:如果不考慮身體等客觀條件呢?

  李雪健:我想演“天眼之父”南仁東, 我很喜歡這位花22年時間為中國造出超級天眼、望向宇宙的科學家;還想演黃大發,他被稱為是“當代愚公”,用36年的時間,在絕壁上鑿出一條長9400米、地跨3個村的“生命渠”。

  還有一位是點亮大山女孩讀書夢想的“校長媽媽”張桂梅,這位校長的故事非常感人,可惜她是女的,我演不了呀。

  文/本報記者 肖揚 攝影/本報記者 李娜

  統籌/劉江華 滿羿

【多宝集运】